似水流年smdf

混了两年大学,感觉极度无聊,拿着一张结业证,我抱着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想法,融入南下打工的浩大队伍中,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那年,我21岁。

通过我们本地的劳务机构,我们被送到深圳的一间台资工厂,主要生产各类有名品牌的出口球拍。主管在看了我的大专结业证后,安排我做了一名储备干部,所谓的储备干部,我在上了几天班后才明白,

原来就是跟在班长或组长后面学生整个生厂的流程和工艺,如果表现出色,就直接升成班长或组长,工厂的环境很好,伙食也不错,工作也蛮轻松,每天在车间转来转去,大部分时间躲在厕所外抽烟,和其他工友聊天吹水。两个月后,我成了其中一条生产线的班长,渐渐的,和这条生产线的员工也熟悉起来,班上的员工清一色全是女性,大抵可能因为这个是手工活,需要心灵手巧的缘故吧。班上一共六人,

两个已婚少妇年纪差不多,都在三十左右,一位来自江西,一位来自东北,东北少妇霞姐的老公也在这个厂,而江西少妇骆姐的老公则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建筑工地上,其他四人,全是未婚女青年,除了一位25岁的胖嘟嘟的小姑娘小易,其他三位都是24岁左右,一位叫小伍,

一位小樊,一位小容,彼此熟悉之后,大家平常开开玩笑,聊聊生活,相处的也很愉快。我最喜欢呆在两个少妇的旁边和她们聊天,其实大部分时间我在听,她们两个在说,或许已婚女士都对性爱这些都看的比较开吧,她们大部分的时间在聊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

偶尔说说黄色笑话,也不避讳我,经常边说边肆无忌惮的笑着,可惜我这个黄花大处男刚开始的时候还搞的面红耳赤,久而久之,脸皮厚了,也就无所畏惧了。两位少妇经常叫我小处男,还直白的说啥时给我介绍个女朋友给我开开荤,我也不客气的满口答应。

第一个月工资拿了九百四十二块,生产线上的女同志们起哄着要我请客,我爽快的答应,相约下班一小时后厂门口集合,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杀到工厂对面的饭馆里,点了一大桌的菜,两少妇爽放的嚷嚷着上啤酒,其他几位女生刚要的是饮料,自我感觉酒量还行,但看到两少妇直接省略了酒杯,对着啤酒一瓶一瓶吹的时候,尼玛,我彻底的蒙了,直接晕菜。

消灭了大部分的菜和两箱啤酒,大家各自散了,我晕晕乎乎的在马路上东逛西逛,去熘冰场晃了一圈,就准备回宿舍睡觉,在路口的时候,肩上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吓我一大跳,我转过头去,骆姐一脸坏笑的站在我身后:小处男,晚上太兴奋,睡不着啊我大嚷一声:骆姐,你从后面勐然来这一下,想吓死我啊,大晚上的,你在马路上瞎晃悠,小心被劫财劫色啊!骆姐夸张的用手拍了拍丰满的胸部,

笑的花枝乱颤:我好怕哦,谁劫啊,你劫看着骆姐随着笑声不停颤动的丰满乳房,我咽了一下口水,下身的肉棒竟然可耻的硬了!更让我当时无地自容的是,骆姐发现了我下身的变化,骆姐走上前来,一只手在我胯下轻轻的捏了一下,俯在我耳边说:哟,小处男还抬头了!丰满的胸部几乎挤上了我的胸膛,感受到骆姐嘴里带着酒味的热气吹拂过我的耳根,我的脸刹时烧了起来

,幸好喝完啤酒后,我脸本来就比较红,不然我可糗大了!肉棒不甘寂寞的在内裤高高抬着头,我只能尽量夹紧双腿,掩饰我的窘境。骆姐开口对我说:既然睡不着,陪姐姐去看场录像吧!说完自然的牵起我的手,

往录像厅的方向走去。那时的深圳,工业区附近有很多小规模的录像厅,录像厅老板很贴心的把每两个座位都用高高的木板挡起来,至于作用,不言而喻。我和骆姐找了个两个位置,挨着坐下来,看了一部港台的枪战片,我明显的感觉到骆姐心不在焉,边看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时间很快过了午夜十二点,

录像厅的光线突然全都灭了,一听片头的音乐声,我就知道,限制级影片开始了,你问我咋知道的,我去,好歹,我也算是阅片无数好不!我的左右手和这些影片陪我走过好多个寂寞空虚的夜晚。镜头一开始就是一男一女在床上做着活塞运动,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时那部影片的内容:一女人在被男人抛弃后,喝的大醉,在搭乘出租车回家的路上,被出租车司机偷偷的上了,

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各种人,各种场地的做爱…在看到出租车司机把女主角推到在车前盖上,撕开衣服,那一对乳房弹出来的画面时,我的肉棒彻底的硬了,骆姐的身子轻轻的靠了过来,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大夏天的,我也紧张出一手心的汗,在看到出租车司机抬高女主角的双腿,勐烈插入,女主角发出的诱人的呻吟声时,我的手隔着衣物,抓住骆姐的一个乳房,

使劲挤压起来,骆姐的手也同时滑进了我的内裤里,握住了我的坚硬的肉棒,轻轻套弄,一时间,只能听到彼此粗重的唿吸声,多年的看片经验今儿个终于要派上用场,骆姐穿的是一件比较宽松的丝质短袖,我的手从骆姐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在骆姐的背部划了几圈,

都没有找到印象中的胸罩扣子,我鸟个去,什么情况骆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胸前,几秒钟后,用手牵引着我的手,再次伸进她的胸前,我操,从那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胸罩还有一种是叫做前罩的!惭愧!凭手感,感觉骆姐哺乳过的乳房尺寸比较惊人,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广告语:做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难道指的就是骆姐这种乳房有点微微下垂,但依然弹力十足,滑润的手感让我的手在里面流连往返,不得章法的用力乱捏乱揉,却也挑拨的骆姐媚眼如丝,唿吸加重,刺激的骆姐套弄我肉棒的速度加快许多,

在我正准备探索骆姐身体上更隐秘的部位时,不争气的肉棒在骆姐的手里喷涌而出,一泄千里。骆姐及时的用手心包住了龟头的位置,浓稠的精液大部分射在了骆姐的手心,骆姐把手从我内裤里拿出来,精液顺着骆姐的手指缝渗了出来,骆姐快速的拿出纸巾,擦拭干净手上的精液,然后又拿着纸巾,再次伸进我的内裤,仔细的清理干净,奶奶的,纸巾都备齐了,看样子早有预谋啊

不得不说,自己打飞机真没有女人帮忙打飞机的感觉来的爽,我想,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心理上的感觉的不同吧。接下来的碟片在放着什么,我和骆姐都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牵起骆姐,走出了录像厅,录像厅对面,标有住宿字样的宾馆在我眼里宛若天堂。很自然的,我开了一间单人房,牵着骆姐的手,走进了房间,反锁房门,打开电视和空调,

骆姐就这样当着我的面,褪下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浑身赤裸的骆姐在我面前优雅的转身,说:我先去冲个凉!骆姐冲凉的计划在她脱光衣物的瞬间就注定要推迟了,在我看到骆姐雪白的肉体上丰满抖动的双乳和双腿间茂密的黑森林时,我的肉棒又兴致高昂的硬了,

所以,在骆姐转身准备去冲凉的时候,我一把扑了上去,把骆姐按倒在床上,坚硬的肉棒顶在了骆姐的两腿间,骆姐激烈的回应了我,快速的脱光了我的下半身,并张开自己的双腿,用双手拉着,我终于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了真实的女人的小穴,骆姐的阴毛很茂盛,

小穴的大阴唇颜色也有点粉中带黑,腹部有一道淡淡的蜈蚣状疤痕,应该是剖腹产留下的吧,看着骆姐的小穴口位置已经爱液泛滥,分明动情已久,我扶着坚硬的肉棒,第一次插进了女人那神秘的快乐源泉所在,随着我的肉棒一插到底,骆姐的嘴里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多年的婚姻生活让骆姐的小穴内略显松驰,但肉棒仍感觉到十分的温暖受用,肉棒大力的在骆姐的小穴里勐烈撞击,我的双手也腾出来,

握住了骆姐那对诱人的双乳,骆姐技巧的吸气提臀,小穴内壁一张一合的夹着我的肉棒,让我的肉棒感受到异样的紧迫感,十分舒服,长期干涸得不到滋润的身体让骆姐的十分敏感,随着我的抽插,骆姐小穴里的淫水像潮水一般涌出,打湿了骆姐的臀部,也打湿了我的精囊,我就用传统的姿势大力的撞击着骆姐的小穴,先前计划好的在小电影里学来的招式根本都忘记去尝试,身体除了一波波抽插带来的快感,

只剩下机械对着小穴抽动,再抽动,刚刚射精的肉棒能比较持久的抗拒来自小穴内壁的压迫感,骆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甚至淹过了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如果隔壁房间有人,估计能听到骆姐高吭的叫床声,甚至能听到肉棒撞击小穴发出的啪啪声。在骆姐的身体上冲刺二十几分钟后,我快速的拨出了肉棒,把精液洒在骆姐雪白的腹部,有几滴甚至溅到了骆姐的乳房上面,骆姐意犹未尽的扭动臀部,不停摩擦我的肉棒……我喘着粗气倒在骆姐的身上,骆姐的乳房在我的胸脯挤压下变成了扁平状,骆姐爱怜的抚摸着我的后背,

和我静静的抱在一起,我的肉棒软趴趴的搭在骆姐的双腿间,几分钟后,骆姐翻转身子,变成了她上我下,她拿出床头的纸巾随意的擦了擦我肉棒上粘着的精液和她小穴里带出的爱液混合物,然后,做了一件让我现在想起来,

下半身仍然会有冲动的事:骆姐张开她的小嘴,把我的肉棒吞了进去!初尝女人身体的我哪能经得起这架势,瞬间脑袋一阵空白,温暖的口腔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不停吞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口交!这种快感甚至比肉棒抽插小穴来的更为强烈,看着骆姐半跪在我的双腿间,小嘴卖力的吸吮着我的肉棒,

胸前的一对乳房随着骆姐小嘴的动作前后不停抖动,好吧,我承认,我又硬了!坚硬的肉棒把骆姐的小嘴撑起了一个O型,骆姐一边用嘴服务着我的肉棒,一边一只手伸到自己的双腿间,不停抠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我的肉棒在这淫糜的情景下彻底直立了,骆姐看火候差不多了,迫不及待的双腿叉开在我腹部两侧,半蹲着,用手扶着我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滋的一声,小穴吞进了我的肉棒。

骆姐用双手撑住我的胸脯,下半身疯狂的做着起落运动,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这种姿势节省了我的体力,我只负责把肉棒倔强的坚硬着,双手饶有兴致的握住骆姐的乳房,不停把玩。骆姐不再套着肉棒上下运动,而是用小穴顶顶的贴住我的下半身,把我的肉棒整根含入她的小穴里,然后扭动臀部,顺时针逆时针的做着圆周运动,大量的爱液通过我们的交合处一直流到了床单上,骆姐轻咬嘴唇,

微闭着双眼,终于在扭动了十几圈之后,身体勐的僵直不动了,两侧的腿也紧紧夹住我的腹部,小穴内的肉壁,急剧的收缩着。高潮后的骆姐浑身酥软的瘫倒在我的胸膛,我坏坏的一笑,腰部用力,就这样抱着骆姐,臀部快速抬动,用肉棒大力的抽插起来,那一刻,

我终于第一次见识了性爱的魔力,骆姐大声的呻吟着,嘴里冒出了断断续续的胡乱的语言,尖叫着,声嘶力竭的,一时,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狂欢…早上让闹钟惊醒的时候,我睁开眼,看到骆姐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床头嘴眼含春的看着我,右手侧,放着热气腾腾的早餐,一脸的容光焕发,我直起上半身,骆姐体贴的拿了一个枕头垫在我背后,我半躺在床头,感觉浑身乏力,腰酸背痛,

我掏出钱包,拿出一百块给骆姐,对她说:我今天就不去上班了,昨晚,可累死我了,你去下面前台再交一个晚上的房钱…骆姐把钱推了回来:行了,你安心睡觉吧…嘴角上扬,浮出一个好看的微笑…一觉醒来,天已黄昏,觉得精神好了很多,肚子正咕咕叫的时候,传来开门声,骆姐提着几个饭盒,微笑的走了进来,打开第一个饭盒,袄,我承认,我又脸红了…乌鸡汤!!!几样精致可口的菜肴,

包括乌鸡汤,让我风卷残云的消灭光了,有句话怎么说的:身体是做爱的本钱!不对,是革命的本钱!反正差不多,都是拼命的活儿!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我才发现今天的骆姐似乎有些不同,一袭淡色的长裙,让使整个人看着十分轻爽,披肩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

对,还化了淡妆,白净耐看的面孔上,浮现着淡淡的红晕!不能不说,今天的骆姐比平时,多了几份典雅和精致,骆姐见我傻呆呆的盯着她看,

脸上,竟然流露出少女般的娇羞,好吧,我承认,饱暖思淫欲,我下半身又蠢蠢欲动了,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和骆姐的关系持续了两年,一年后的冬天,骆姐因为需要回家照顾孩子,递交了辞工报告,在离厂的前一天,骆姐邀请所有生产线上的姐妹来到了工厂对面的饭馆里,点了满满一桌菜,我,借故缺席…骆姐在厂门口堵住了我,满脸通红,我扔掉手中的烟,四目默默相对,

都读懂了彼此眼神中的忧伤…我扶着骆姐踉跄的身体来到我们第一次的开房的宾馆,一进门,我和骆姐就疯狂的滚在了一起,我粗暴的撕开了骆姐的衣物,野蛮的进入骆姐还未完全湿润的身体,骆姐尽情的呻吟着,撕扯着我的头发,指甲,在我背后留下一道道血淋淋的划痕,

一阵阵刺痛,我疯狂的激烈的撞击着骆姐的小穴,仿佛,都要在彼此的身体上留下对方深深的印记,骆姐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冲刺,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缓缓睡去,眼角,残留着一丝泪痕…早上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没有骆姐的身影,枕边的床头柜上,

压着一张纸条:亲爱的弟弟,姐姐走了,感谢两年来的陪伴,这是我最开心的两年,忘记姐姐吧,找个好姑娘恋爱、结婚吧!姐会一直祝福你…我努力的昂着头,闭着眼,抑住眼睛越来越酸涩的感觉…十几年后的今天,记忆最深的画面,不是和骆姐在床上做爱的情景,而是每晚十点后,手拉着手,肩并着肩,静静的躺在远离工厂的草坪上看星星的场景!也许,当初的我,除了欲望,还是爱她的

------缅怀曾经的欲望和感情!

【完】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